2013年3月5日 星期二

複製人和幹細胞研究的倫理問題


複製人及幹細胞研究是一個新科技而涉及倫理的熱門話題。醫學、科學能幫助人生和提倡健康是好事,但亦能複製人類或製造怪物而令人憂慮。

正如在科幻電影給我們的一些警戒,未來科技發達時,機械及電腦有控制人類的可怕情況。因此我們不能輕視這些新科技,因爲如果我們不管制科技的發展,科技可以凌駕於人,人反而有機會受它的操縱。

表面上,宗教與科學對這些研究亦有衝突對話,宗教反對不合道德的研究,而科學主義則盡力主張投入研究來幫助人類。須知,在科學角度上,研究成功與否,均要謹慎處理;而宗教雖認同科學導人類向善,有助人類進展,但不應作損害人類尊嚴的活動。

對生命倫理有明鑒的了解,我們必需從科學、人類學及倫理學這三方面分析。 (一)認識科學及生物學,才能明白複製人幹細胞研究是什麼一回事;(二)人類學解釋何謂人,這是一具哲學性問題。複製人是否介定為人? 幹細胞、胚胎又是不是人?這些哲學性問題,科學家仍未能回應,因爲靈魂的存在並非是一個科學問題的地域;(三)從倫理角度分析人的行為。 我們不可以接受功利主義,只想著眼的益處,而不擇手段的追求結果。 例如,犧牲胚胎或胎兒,即使可挽救眾多別人的生命,但殺人總是錯誤的。

每一個人的細胞内的基因及染色體都是一樣的。 奇怪的是,同樣的基因,卻能組織成不同的細胞。這是一個謎,但現令科技進步,科學可控制或改造人的基因,均有可能複製人或改造人類。

正常新生命應由父母的精子與卵子結合所賦予,受孕而來。問題是早期受精卵是否有人性,是否屬人類的一份子。有些人認爲,要在受精之後十四日、三個月後或到出生後才算是人。但是我們每一個人,曾經是一個受精卵的胚胎,如果這開始不是人類的一份子,何時才是人?

有一個「風險預防原則」可幫助我們。這原則說,每當有疑惑時, 應要做有利於維護生命的事。正如獵者如未能確定草叢後移動物體是否人時,不能繆然射殺。 同樣,儘管疑惑胚胎是人與否,但如果可能是有人性的,便必須保障此小生命。

複製羊的做法,是將一隻A羊的細胞核放於另一隻B羊的卵子中,讓其成長為與A羊一模一樣基因的複製羊。 科學家嘗試用同一科技,將人類細胞核放進卵子内而創造複製人。此一研究尚未成功,雖於2004年曾有一位韓國的科學家詐稱成功,但最終被揭發其研究造假。輿論大多反對生育性複製人,認為是不尊重人的行為。由於製造人類,把人看成為物品,貶低了人的尊嚴和價值,因此聯合國、英、美、歐等多國皆反對。

生育性複製人及治療性複製屬同一科技,分別在於後者將複製細胞未成人前取出其胚囊内的胚胎幹細胞。幹細胞是在身體内有多能性及自我更新能力的細胞。現今胚胎幹細胞大部分是來於試管嬰兒移植中剩餘的冷凍胚胎,但卻要殺死胚胎才能得到幹細胞,所以有很大的爭論。成體幹細胞可以在臍帶血、羊水、胎盤、胎兒及成人的骨髓、外周血、肝、皮膚、視網膜、肌肉、腸、腦、牙髓、脂肪等取到。

醫學發展蒸蒸日上,若能成功利用幹細胞製造新細胞纖維或器官,可以改變未來醫學上的治療方法。製造新纖維或器官可以助人延長生命,在商業角度上有極大利害關係。所以,除了科學家感興趣,企業家亦插手投資,使這論點更激烈。

胚胎幹細胞是多元性,容易大量取得,但需要殺死胚胎。成體細胞比較難取得,彈性較少,但不用殺死胚胎。用胚胎幹細胞作治療,並未找到成功治病的結果;但成體幹細胞則有成功實例,亦可運用於製造小器官如膀胱、肝臟、軟骨及氣管等。

還有混種細胞,是將人細胞核放於兔子卵中,再抽取出作實驗。英國在四年前作此研究,但並不十分之成功,且引發倫理問題,將人和動物結合成不倫不類的怪獸。

目前新科技研製了誘導式萬能幹細胞IPS,可代替胚胎幹細胞作實驗,比較方便及便宜,預計於未來5年可取代胚胎幹細胞。IPS技術是基因外改變的解碼鎖匙, 能使普通的細胞,如皮膚細胞,返老還童,回歸原始細胞的型態,若胚胎幹細胞一樣的功能,。

在幹細胞問題的討論中,不幸時有科學思迷,對問題亦欠深入分析,常有混淆成體幹細胞及胚胎幹細胞一起來說。由於利害衝突,為了支持新科技的立場,傳媒亦常沒有提供明確資訊而誤導羣眾。我們必須認清成功治療疾病的實例只屬成體幹細胞,以及胚胎幹細胞是要殺人此一事實。

總括,天主教立場是不接受複製人,因為人造人違反了人的尊嚴;亦反對混種實驗,即不接受人與動物二合為一的細胞;天主教以人的尊嚴為前提,反對以胚胎及胎兒作實驗,所以亦不接受胚胎幹細胞研究;用成體幹細胞及IPS作研究是可以接受,IPS可取代胚胎幹細胞作實驗研究,基於對胚胎及胎兒尊重,應予以推廣。

譚傑志神父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